月份:2020年2月

众志成城 防控疫情

“警察叔叔,你们辛苦了!吃块糖吧!”1月30日下午,一名戴着口罩女孩特意来到荣昌高速路防疫检查站,向现场执勤的民警和相关工作人员送上糖和水果。“谢谢警察叔叔不顾自身安危,在一线检查车辆,排查疫情,守护我们的安全。”

女孩名叫唐月(音),是荣昌区仁义中学高三学生,她专门乘坐出租车,赶到荣昌东收费站及荣昌收费站高速路3个防疫检查站,向在此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民警、医务工作者和交通局工作人员送上了新年祝福。她告诉民警,长大以后也要成为一名警察,守护一方群众。

有人说,这个春节缺少一点年味儿,但这感人的一幕,在疫情形势严峻的当下,却人情味更浓,更让人感到温暖。这个春节,也因你送来的糖果,温暖了我们的心。

抗击疫情,我们不退!

生命重于泰山,舆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

齐心协力,补上物资缺口

做好物资保障,需要全体动员,各尽其力。

阻击疫情,医疗防控物资就是“弹药”。随着防疫工作持续进行,医用防护服、口罩、医用护目镜、负压救护车、相关药品等物资,都可能出现阶段性和区域性的匮乏。齐心协力堵住“弹药”缺口,才能保证全副武装出击战“疫”。

目前,尽管全力保障,一些医疗机构仍然发出了医用口罩、防护服等物资告急的支援请求。市面上依然很难轻易买到合规的口罩,一些市民开始研究对口罩的二次利用,这些方式不尽科学,存在很大的隐患。著名浙商马云也在呼吁大家合理有效地使用口罩。疫情的突发性加上节假日产能不足,对百姓急需、救治急需、防控急需的物资保障工作,提出了巨大考验。

做好物资保障,需要全体动员,各尽其力。相关职能部门要将重心放在物资配置和使用范围的科学优化上,指导物资的精准投放。各地要结合“三服务”活动,尽快帮助组织生产企业复工复产,提升产量,研究实施税收、金融等支持政策。广大浙商和侨胞要发扬扶危济困的优良传统,发挥优势、寻找库存,为家乡积极捐赠医疗物资。市民村民也可以通过少出门、少消耗、少囤积的方式,将防护物资更多地结余给一线更需要的医护人群。

有心人,在行动。男子往派出所送500个口罩扭头就走、妹子在韩国买60套防护服要寄回杭州、杭州商人海外争购76万只口罩捐给防疫一线、浙江97年小伙匿名捐25万个口罩…….这些天,这些雪中送炭的新闻当事人一次次温暖人心,也向我们证明,只要齐心协力保供应、各显本领想办法,相信就会如钟南山院士所言:“一个劲头上来了,很多东西都能解决。

浙江日报全媒体评论理论部

编辑 | 舟舟

出行注意!市区67条公交线路停运!短途客运全部停班!还有……

近期,因疫情防控需要,温州多处水陆交通运营时间发生变化。非必要出门的市民就安心“宅家”,确有出行需求的市民要注意以下信息。

市区公交

根据当前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市交运集团将于2020年1月29日对市区公交线路运营班车进行调整,详情如下。(请广大市民在选择乘坐公交时佩戴口罩。后续相关调整,将持续发布。)

● 间隔在20分钟内(15条):

B1路、B6路、B103路、B104路、B105路、B106路、B109路、B111路、B112路、4路、5路、26路、40路、55路、108路

● 间隔在30分钟内(25条):

● 间隔在40分钟内(32条):

● 间隔在60分钟内(24条):

● 间隔在60分钟以上(33条):

● 区域运营(20条):

江滨线社区巴士、南浦线社区巴士、水心线社区巴士、上陡门社区巴士、新田园社区巴士、龙霞社区巴士、广化桥社区巴士、九山社区巴士、南汇社区巴士、双屿社区巴士、瓯海中心区社区巴士、娄桥社区巴士、新桥景山社区巴士、郭溪社区巴士、龙湾蒲州社区巴士、龙湾状元社区巴士、龙湾中心区社区巴士、龙湾永中S1接驳线、瓯海村村通1、2、3、5号线

● 停运(67条):

B1区间、7路、9路、10路、13路、14路、16路、19路、21路、22路、23路、29路、30路、35路、37路、39路、41路、44路、50路、51路、56路、60路、67路、70路、75路、76路、80路、86路、88路、89路、95路、101路、121路、122路、123路、124路、127路、138路、139路、140路、141路、143路、151路、160路、S1惠民路专线、蒲鞋市社区巴士、附一医新院线社区巴士、仰义社区巴士、空港社区巴士、社巴藤桥线、社巴鹿轻园线、社巴瓯海中心1号线、社巴陈岙线、社巴古岸头线、社巴丽岙2号线、社巴瓯江口1、2号线、社巴潘桥2号线、社巴七都线、社巴山福线、社巴星河线、社巴星沙线、鹿城村村通1、3、5、6号线、龙湾社区巴士5号线

短途客运

●受各县市往市区班线停班关联影响,1月28日起,市区发往各县市的短途客运全部停班。

●牛山客运中心、附一医客运站暂时关闭。

●火车南至机场、汽车南站至机场以及西站至机场三条城市巴士线路保持运行。(最新停班信息车站将及时发布)

水路航运

港航市本级――

●安澜轮渡1月27日上午已停航,恢复时间再行通知。

●江心屿码头1月24日停航,恢复时间再行通知。

●杨府山1号码头瓯江夜游 1月24日停航,恢复时间再行通知。

现市本级三家水路客运站均已停航,待市本级水路客运站恢复经营后,再行报送。

洞头区岛际交通航班――

(2020年1月27日起)

(以上航班如有调整变化,另行通知。)

乐清市――

●境内所有客运码头、渡口自2020年1月26日全部停航,恢复时间将根据疫情另行通知。

瑞安市――

●瑞安市轮船公司(南门―飞云)已于1月26日起停航,恢复时间另行通知。

●北龙航班原定28日(初四)开航,中午12:30发船,一天一班,现暂停开航,外来人员禁止上岛。

●北麂航班定于30日(初六)开航,中午13:00发船,一天一班。

平阳县――

●鳌江港停航到28日正月初四,初四只有一个航班主要是接送南麂岛上工作人员,后续航班另行通知。

生活看温州选自温州都市报

◆编辑:冉冉

◆审核:夏茹、张昶

联系我们

微信:lifeinwz1039

单位:温州广播电视传媒集团

北大医院医疗队首进隔离病区 连续奋战9小时顾不上吃饭

北大医院国家援鄂医疗队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胡展维、重症医学科廉文清。图/医院供图

新京报讯(记者 王卡拉)1月30日,北大医院国家援鄂医疗队重症医学科的王颖在抗击疫情的前线迎来了自己的28岁生日,在繁忙紧张的工作之余,同去的小伙伴们为王颖准备了一个温馨的仪式,简单而特别。“我希望早日战胜疫情,所有患者都平安出院,所有医务人员都平安而归。我一定不负众望,与大家共同努力,早日回家。”王颖许下的愿望,也是全体医疗队员的愿望,更是全国人民的愿望。

1月29日清晨,北大医院国家援鄂医疗队整装完毕,队员们带着必胜的决心,走进他们所负责的病房。“我们马上就可以开始收治病人了,终于可以贡献我们的力量了。我们所有的队员都有信心、有能力,和武汉的人民一起同舟共济,一起打赢这场硬仗,请大家放心;我们也会保护好自己,请亲人们放心。”在进驻病房前,医疗队队长马靖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北大医院国家援鄂医疗队队长马靖。图/医院供图

穿上隔离衣,进入隔离区。从1月29日早上8点到下午5点,进入病房的前线医疗队员们马不停蹄地忙碌在各个岗位。这一天他们又新收治6例患者,加上此前收治的12名患者,在交班之时,已经有18名患者住进了他们所管辖的病房。脱下隔离衣,汗水已经浸透了衣服,9个小时没吃没喝,队员们真的很累,但他们依然坚定。接下来,其他兄弟医院的队员们将接过他们的接力棒,继续奋战。每一位在前线抗击疫情的医疗队员们都希望,在他们的妙手之下,每一位患者都能够健康出院。远在北京的同仁、亲属们也希望,他们负重前行之后能平安归来。

历经9小时奋战后,他们需要休整,为下一次的奋战积攒精力。从北京集结出发,到奋斗在前线,短短几天时间,这些白衣天使们心里积攒了很多话,一起来听听他们的心声。

感染疾病科郭梦冉:“最最难的是患者”

今天进病房了,既紧张又激动。紧张是因为病房刚刚组建,我们还不是特别熟悉,这几天要和同济的兄弟姐妹们互相磨合;而激动是因为终于可以为武汉同胞发挥自己的力量,而这也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好在工作开展起来了,一些着急住院的病人有地方住了,他们也安心了。由于病房里的患者属于完全隔离,所以我们不仅要进行疾病的护理、同时也要做好生活的照顾。

一天工作下来,我们没吃饭也没喝水。穿上防水防护服,戴了一天的N95口罩,还是感觉有点憋得慌,面部也被勒得发红发痒。

为避免交叉感染,昨天开始,所有队员进入单人间。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四个小伙伴隔空喊话,隔桌相望,多么搞笑又心酸的场景。

其实最难的不是干活,最难的是穿着防护服戴着五层手套干活;最困难的不是呼吸,最难的是穿着防护服戴着N95呼吸。然而,最最难的是患者,她们焦虑的目光,无助的眼神,未知的生命。我们有信心,让他们一个个健康出院!

感染疾病科崔晓博:“母亲的话,增添了我去前线奋战的信心”

2020年的春节是个不平凡的春节,也是一个特殊的春节。本以为今年春节可以回家和父母团聚,没想到来到了武汉前线。还记得23日那天,本来已经拿着行李到了车站的我,当看到护士长在群里说让大家回到医院值守时,又毫不犹豫地拖着箱子立刻返回。

启程来武汉的那天早晨,我给家里发了一个信息,怕家人担心我,告诉他们,我会照顾好自己,请他们放心!母亲在回我的微信中说:“我相信你会照顾好自己的,调整好心态,迎接挑战。祝你在这无硝烟的战场上与同事团结一心,共同抗战。也祝你们平安顺利返回。我相信你和你的同事,我为你和你的同事们加油!!!”

听了母亲的话,感动的泪水在眼眶中打圈,也增添了我去前线奋战的信心。我也相信我和我的战友们,能够在这战场中,发扬北大医院人的精神,不辱使命,凯旋归来!

感染疾病科张慧:“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抗疫到底”

能够成为此次医疗队的一员,奔赴前线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我很自豪。抵达武汉的这几天,随着气氛的紧张,我们的工作也陆续地忙碌起来。在马靖队长、赵秀莉副队长、贾娜护士长等几位老师的带领下,不断地学习感控管理、练习穿脱防护服。脸上是一道一道N95的压痕,手上满是消毒剂刺鼻的酒精味儿,虽然有些辛苦,但大家热情饱满。

几位老师常常说,“我一定要把你们平平安安地带回去”。朴实的话语充满了感动,她们就像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家长一样,我们在她们的保护下信心满满,士气十足。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抗疫到底,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编辑 王鹿 校对 李项玲

魔都20年流行生活趋势报告

2000-2020,

是上海日新月异,

物质空前丰盛的20年,

也是第一批90后跨入30岁,

70、80后逐渐老去的20年。

还记得和小伙伴把老吴江路、彭浦夜市从头撸到尾,

一起到襄阳路、七浦路杀价大淘特淘买新衣,

网红餐厅从辛香汇一枝独秀到遍地开花,

情侣们从集中到来福士约会,

到热衷去潮酷地标打卡……

我们在享受着当下,但还是会怀念过去,

过去的美食,那些人那些地,

和那些无处安放的青春。

盘点了近20年来的流行生活方式,

这就给大家带来一大波温馨的回忆杀!

提起儿时重要的美食记忆,除了兰心餐厅、保罗酒楼等几家本帮菜馆,就要属避风塘了。1998年第一家避风塘出现在长乐路老锦江饭店的后门,小辰光姆妈经常带着阿拉表姐妹几个去打牙祭,而今喝粤式早茶,也成为了上海人习惯的日常。

能与之一拼镬气的是乍浦路和黄河路,甚至还从中出了一个上海首富周正毅。而如今的吴江路,却只剩小杨生煎、王家沙点心、红宝石、港式甜水“甜蜜蜜”等寥寥几家还在坚守了。

而那时以亲民价深入人心的西餐品牌,要属2003年开张的意大利式快餐厅――萨莉亚。便宜、实惠,似乎我身边朋友童年的西餐记忆,都和萨莉亚有关。

大家都会感叹小时候吃一次萨莉亚有多开心,长大后再也难觅那样简单的快乐,但其实味道是和小时候一样的。如今,萨莉亚也所剩无几,曾经随处可见的三个大字,现在也是很难找到了。

对于吃货们来说,辛香汇川菜馆是属于那个年代的浓墨重彩的一笔。虽然前有荣腾渔乡,后有姐妹店“厚味香辣馆”,但其它两家均不如它火爆。要排几个小时才能吃上,受欢迎程度,即使放在今天也算得上是超级网红。

2000年,上海第一家星巴克在霞飞路(淮海路力宝广场)开业。当年上海人均工资1200元,一杯19块的拿铁,即使在原本有咖啡文化的魔都,也算是真�B奢侈品。

和星巴克同年来到上海的,还有和家里闹掰、负气出走的安妮宝贝,以及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的自贡少年郭敬明。很快他们都爱上了上海这座城市,星巴克也被写进了他们的小说里。

现在哈根达斯已遍地开花,上海市民关乎它的记忆,可以追溯到上世纪末。“爱她,就带她吃哈根达斯”的广告词传遍大街小巷,带女朋友约会吃哈根达斯,是当时最扎台型的事了。

2003年开业的金钱豹国际复合式美食汇,是上海人脑海里的高光记忆,当年高端豪奢自助餐的代名词。帝王蟹、生蚝、牛排、佛跳墙等等,很多人都是在金钱豹吃过才有概念的。而当我们终于感觉能随便吃得起金钱豹时,它已在全国范围歇业了。

阿拉叔叔姑姑那代的时尚Icon,年轻时最爱逛的可不是什么Gucci、Prada专卖,而是从“中华服装一条街”华亭路迁到襄阳路的服装市场。洋气的款式,还吸引了超多外国友人,摊主们操着四国语言叫卖,也成了魔都一道很牛的风景线。

2001年新七浦路商场诞生,被称为“CHEAP ROAD”。年轻姑娘们最爱周末和小姐妹三三两两去这里淘衣服,和小贩对半杀价,收获一堆战利品。

至于80、90后小时候最爱逛的地方,那必须是“西宫”啊!周五一放学,就要约上同学去那儿瞎转悠。除了划船、玩游艺,各种少女心的包书纸、本子、笔、饰品,就算用不掉也要囤着的。第一次偷偷摸摸“臭美”也在那里!

第一批90后看着《我为歌狂》、《红苹果乐园》……逐渐告别了童年。

白天扎堆在嘉年华玩耍够了,晚上也会跟着大人,在复兴公园附近锦衣游走。而当年在钱柜排队进去K歌,唱累了吃一顿自助补充体力,再通宵达旦纵情欢唱的场景,70、80后没有一个不熟悉的。

说起70后、80初的约会、面基圣地,第一个映入脑海的,就是人民广场的这块大屏幕。那时大家都喜欢选择在这个醒目的地方碰头,并且要说上一句“在人民广场大屏幕下见。”2002年人民广场改造,这块大屏幕被拆除了,还让不少市民深感惋惜。

对于21世纪初夜生活的回忆,问过很多70、80后,话题总绕不开衡山路地带。先上欧登玩两局保龄球,再去泡吧跳一会迪斯科。这条马路上的几十家酒吧,仿佛承包了整座城市井喷的荷尔蒙:有前卫时尚的真爱、英式情调的SASHA’S萨沙,美国风格的波钵街……

那当时的年轻人,都怎么蹦迪呢?“在真爱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个女孩在我面前摇了半小时的头”。不知不觉已嗨到凌晨两点,治安大队来赶人了,一晚上就在霓虹闪烁中挥霍过去了。

原址在衡山路领馆广场对面的波钵街,是当年的人气之王,有实力雄厚的黑人乐队和火辣的钢管舞,鼎盛时甚至需要通关系才能入场。要是你能认识他们家的经理,那就真的叫做“路道粗”。而今,整条衡山路的酒吧,早已没了当时的鼎盛模样。

2006年“快乐柠檬”开始走红大街小巷,明媚的黄色标识,就是夏天满大街寻找的续命点,它还是第一个进入购物中心的奶茶,从那以后少女们逛街,总少不了奶茶在手。

彭浦夜市更可谓当时美食界的风向标,别的地方有什么新款美食,马上就能在这吃到。譬如一听说台北士林夜市有油炸奥利奥,这里就同步更新了。

寿宁路小龙虾一条街,几百米的街道,小龙虾馆多达20多家,光是以“香吧岛”命名的就有十多家。在全民撸虾的季节,人声鼎沸,通宵达旦在这里是常事。

除了小龙虾,火锅也是人见人爱的美食。2006年“海底捞”刚刚兴起,用无微不至的神仙服务,打造出了一个餐饮界的传奇。当然,对于那时还在读书、或刚踏上工作岗位的80、90后来说,这里的人均消费也是偏贵的。赶上逢年过节,才舍得约上几个好友来“开洋荤”。(而今海底捞已经把火锅开到了伦敦,服务还是那么好。)

说起美食,还不能不提到古羊路日料一条街,最早入驻的据说是上岛咖啡。喜都乃于2005年开业,万藏、大吉、炸串串东等紧随其后,上海逐渐成为中国日料水准最高的城市。

那些年,80、90后们都到了恋爱的年龄,而当时的人广来福士广场,简直就是“宇宙约会中心”,无论中西弯直,情侣们都愿意去那里碰头。还有人广地下的迪美购物广场,时髦女孩们最爱到那里买买买,一起“Pika! Pika!”拍大头贴。

2006年加油好男儿 上海赛区5强

2004年,东方卫视我型我秀开播,出了张杰、薛之谦。接着2006年“加油,好男儿”播出,李易峰、乔任梁、井柏然、马天宇,这一届选手的共同点:那就是帅!那年夏天,为喜爱的男孩彻夜发短信投票,向周围人疯狂安利偶像拉票,是90后上海小囡独特的青春记忆。

自2005年兴起,文艺气息十足的田子坊,则吸引了国内外无数文艺青年的脚步,连陈逸飞先生都为其提了匾,后来更成了国家AAA风景区,魔都最著名的文艺地标之一。

2006年,同乐坊正式开始营业,前世的“弄堂工厂”,也摇身变成了文艺地标。

2007年,新天地全面建成开业,成为沪上潮人聚集的新地标。后来 “上海时装周”的主秀场也搬到了这里。随之1933老场坊、M50创意园、红坊创意园等文艺地标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

衡山路这时已被外国人占领了。爱玩的年轻人纷纷转场到了复兴公园,成群结队出没夜行动物,醉倒躺成一排的场面见怪不怪。

Richy的门口,每晚像是跑车展,兰博基尼、法拉利都很常见。能够挤进内场小厅的卡座,开几瓶香槟,更是成了70、80后富二代名流身份和财力的象征。

还有里面的官邸,是ABC、海归们爱光顾的销金圣地。而今人去楼空,只剩下树木依旧绿意葱茏了。

那时候,魔都地下摇滚老炮们的精神圣地是育音堂,略显狭小的空间,几乎感受不到的空调,却并不影响气氛燥起来。跟着台上或者颓废或者酷的歌手,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嘶吼、摇摆、释放,仿佛就是他们夜生活的全部。

之前的“上海首富”锒铛入狱,至今没有出来。2009年,另一位姓周的大腕却正当红,那就是周立波。当时,他的海派清口秀票价被黄牛们炒到辣手。费尽千辛万苦抢到了票,陪妈妈去美琪大剧院听一场《笑侃三十年》,不小心就笑出了眼泪。

欢乐谷对于曾经在松江上大学的人,有着特别的记忆,每年万圣节招募演员,深夜接送百鬼们在园区与学校之间穿梭。园区里游乐项目很能打,坐绝顶雄风、蓝月飞车、矿山历险惊险刺激直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2013年,《来自星星的你》热播,捧红了都教授,炸鸡和啤酒成为当年大热CP。随之虹泉路也沦陷了,据说当时就没有不排队的韩国料理,最长能排2-3小时!还有网友爆料有一些粉丝甚至会对某代言明星海报一通蹂躏。魔都小囡的胃和心,双双感受到了韩流的强大。

2014年,上海文艺青年、小资人群已经从田子坊分流到“巨富长”,不到3000米的小马路,仿佛有着逛不完的潮流小店、老洋房,更有吃不尽的美味。

K歌圣地从钱柜转场到了台北纯K,环境和音效更新更现代了,连包厢菜单上的小吃饮品,看着也高大上了许多。

而那时满大街开始流行起“段氏龙虾”,好像让你永远分不清孰真孰假。小龙虾、啤酒,渐渐成为魔都夏天夜宵的标配。

2006年的你,如果想偶遇明星,一定会去红坊的MAO Livehouse,总能收获惊喜:苏打绿、范晓萱等一众港台明星,经常在此演出。还可以去王厂长上海人气酒吧288 melting pot 听脱口秀,去MUSE端一杯鸡尾酒对外滩江景慢摇,魔都夜生活有了越来越多的选择。

曾前来打碟的Marshmello

直到2008年,沉睡中的夜生活地标延安中路1123号,终于被每天入夜后无数声的“师傅,延安饭店”唤醒。这里开出的MYST,将大操场舞池还给年轻人,顺势也带起了集邮百大DJ的风气。

从2015年起,潮汕火锅开始火爆申城,之后在火锅界引领了多年的风骚,有的甚至创下了千人等位的纪录。

一阵风过后,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粤式火锅:2016年“楼上”掀起花胶鸡锅的浪潮,沪上其他港式火锅店开始纷纷效仿,热度至今不减。加上2017年兴起的主打牛蛙的“哥老官”,火锅也跻身进入“网红时代”的大军。

说起高端网红美食,当然不能忘了2017年进驻上海的Lady M:排队6小时才能买到的可怕阵仗,更引发了一大票代购和黄牛的强势加入。导致开业才2天,就不得不停业整顿。同一年,千层蛋糕开始走红上海滩。

当年的安妮宝贝已改名庆山,过上了恬淡半隐居的生活。郭小四也住进了价值7亿的原汪精卫姨太的花园,他们也许早已不喝星巴克了。但星巴克却没有停止发展的脚步,去年星巴克在上海开出第一家豪华的烘焙工坊。

魔都的咖啡馆总数,据统计已超过8000家,俨然成为了一座漂浮在咖啡香中的城市。

进入2018年,小龙虾斗争进入白热化,老牌、新生的馆子,上海已经有6000多家,居全国前列,冬阴功、咸蛋黄、冰醉…各种口味也是争奇斗艳。连五星级酒店也按捺不住加入了竞技场,推出了高端的小龙虾自助。从前接地气的小龙虾,已成为“财富自由”的衡量标志之一。

2016年,上海迪士尼乐园开园,不仅逐渐取代了欢乐谷的地位,更成了吸引全世界人流的梦幻王国。纵使长达数公里的排队,采取限流入场等措施,也根本阻挡不了大家疯狂的热情。80、90后在这里好像回到了童年,去过几次都嫌不够。

现实中的我们,大多数已挑起了生活的重担。经历996加班后的年轻人,趁着夜色去TAXX、ERAA,开一个上万的卡座,吹掉整瓶黑桃A香槟,跟着Techno尽情宣泄自己,湮没在灯红酒绿的人群之中。

魔都的繁华画卷,每天都在被徐徐展开,

一代弄潮儿终将归于平静,但后浪们总还年轻,

其间有喜有悲,有人飞黄腾达,有人下落不明。

20载上海滩,还有哪些让你难忘的记忆?